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历史重演90的企业服务商将在AI时代被淘

2019-01-11 14:49:48

上周五(5月18日)在经纬中国10周年的活动上,我受邀主持了一个论坛环节,和七牛云CEO许式伟、销售易创始人史彦泽、PingCAP CEO刘奇、上上签电子签约创始人万敏、经纬中国董事总经理熊飞讨论企业服务的相关话题。我抛出一个问题:听起来不性感的企业服务商,在性感的AI面前,如何应对和借势?

为何抛出这个问题,是因为2018年这个特殊时间点:一是伴随移动互联兴起的企业服务商,都陆陆续续成立时长超过五年,有不少已经到“七年之痒”了。二是,2018年AI落地年,过去两年成立的AI公司开始重视商业化,营业收入大幅增长。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就听起来不性感的企业服务商,面临历史负担和资本“喜新厌旧”的压力。

实际上,AI公司大多数也是to B或to G服务商,和基于移动互联企业的企业服务商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单纯把企业服务和AI区隔开来,并不严谨也不客观。但是,可以简单进行分类,如果把移动互联前的企业服务商称为代,基于移动互联起来的企业服务商称为第二代,基于AI兴起的企业服务商可以称得上第三代。

代企业服务商,做到了“数据化”,但是封闭,是数据孤岛,用起来非常麻烦,可以给企业决策做一定参考,但价值不算大;企业服务商本身,盈利方式也很单一,想象空间有限。第二代企业服务商,做到了“数据化+化”,数据实时可用,有利于企业决策参考;而且,基于开放的大数据,有利于衍生一些其它服务,想象空间大为提升。

有一个悖论是,代企业服务商里面,真正在移动互联时代做得好的不多,大多数被时代淘汰了。被淘汰的原因有很多,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大多数代企业服务商,应该也看到了移动互联的大潮,也知道“数据化”的好处;尽管知道大趋势、也知道转型的必要性,但就是没有转型成功。第二代企业服务商,借移动互联时代的红利,迅速崛起,很多企业服务商在公司估值和收入上都超过了代同行。

那么当AI时代来临后,第二代企业服务商该如何应对呢?应该说,大家都看到了AI时代的来临,也知道转型升级的必要性,可能结果依然会和上次一样:大多数会被时代淘汰。AI时代的企业服务,应该具备的基本特征是帮助企业“智能决策”,第二代企业服务商要达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

按照普遍接受的观点,人工智能由大数据、强计算、新算法三块构成;数据是磨刀石,技术是刀。第二代企业服务商,可以在大数据层面做到逐步累积,但强计算和新算法,可能需要借助外力。搞不好,就只是为新一代的企业服务商做了嫁衣。实际上,不少第三代企业服务商(AI企业服务商),尽管还没有多少收入,已经估值上远远超过第二代的企业服务商。

除了面临技术升级的难题,第二代企业服务商还存在的一个问题是:产品本身是技术驱动,但产品的销售却是人力地推驱动。产品带来的收益,没法覆盖人力销售成本,大多数服务商因此处在亏损状态。移动互联时代,中国以美国大批企业服务商成功上市作为对比和学习对象,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原先指望第二代企业服务商的上市潮很可能不会来临。

第三代企业服务商,不仅仅要求产品本身AI驱动、为客户实现智能决策,也需要在产品销售上寻找出成本更低、营销更准的方式。可以确定的是,地推式(陆军)的销售方式需要逐步改变,因为人力成本只会越来越高;去建立有别于地推的“空军”能力:塑造品牌高度的同时,拓宽品牌广度,是第三代企业服务商需要重点发力的。

经纬中国董事总经理熊飞介绍,他们所投的企业服务商七牛云、PingCAP、销售易、上上签电子签约都已经做出了规模化收入,几家公司的创始人/CEO也都说做好了应对AI时代的准备。尽管如此,对于其它大多数的企业服务商,接下来难以避免在AI时代被淘汰的命运。

AI时代,企业服务商如何应对?6月14日,上海长宁,2018全球智能+新商业峰会——智能+新服务峰会,邀你一同参加。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清障车报价
朴树价格
电玩城上下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