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法律

17互助关了相互宝火了 网络大病互助保险值得买吗?

来源: 作者: 2019-05-17 14:51:40

只需几十元钱、甚至几元钱就能获得10万到30万元不等的大病医疗保障。正因为能“花小钱治大病”,近年来各种网络大病互助计划层出不穷,不过红星新闻记者近却留意到,火爆网络的诸多大病互助计划平台正在经历洗牌,一面是部分平台备受追捧,一面是更多平台宣告终止,两极分化明显。

对消费者来说,几块钱就能保大病的网络互助计划能取代保险吗?同时,网络互助计划频频爆发拒赔争议,还值得加入吗?

图据视觉中国

两极分化严重 多家网络互助平台终止运营

在查看了公开数据后红星新闻记者发现,目前国内网络互助平台两极分化严重。经营业绩亮眼的除了成员已突破5000万的相互宝外,还有老牌网络互助平台水滴互助。根据水滴互助4月2日发布我们采访了全球有钱的基金:软银愿景之后,沙特的钱正在瞄准中国的公开信息,目前该平台共有6个互助计划,保障用户超过2400万,总计为550名患病会员分摊了6670余万元的健康互助金。

然而,与相互宝、水滴互助“前景一片光明”的领跑态势相比,更多的网络互助平台正在面临窘境。4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留意到,17互助在官方微信发布《17互助平台终止运营公告》表示,一直以来因公司没有找到通过互助服务盈利的模式,导致项目亏损严重。同时,缺乏长期持续的资源投入到互助服务的运营中,从用户利益出发,公司决定终止互助服务的运营,退回留存的互助金,并从即日4月19日起停止新会员的加入以及老用户的续费。这一平台终止运营将影响多少人?据红星新闻记者查阅其官网发现,截至2017年5月5日,1移动互联新标杆:全新HUAWEI MateBook E开启“轻”办公时代7互助共有126万人参与了互助计划,互助金累计370万元,而这家互助平台此前拿到了30Dota2一周大新闻:TI9本子真香玩家却纷纷差评?代练也哭了!00万的Pre-A轮融资。

图据东方IC

事实上,17互助已经不是家终止运营的互助平台了。红星新闻记者统计发现,在此之前同心互助、八方互助、全民保镖、未来互助、蝌蚪互助、比肩互助等众多互助平台在近三年时间内相继倒下。

红星新闻记者从水滴互助的母公司水滴公司相关人士处了解到,2016年国内网络互助平台迎来了爆发期,这一年也被诩为“网络互助元年”,各类平台遍地开花,大小平台数量一度超过300家;然而到了2017年,由于网络互助平台自身的运营原因和监管部门的从严管理,多家互助平台清退出局,“从2018年开始,网络互助平台基本上是互联网巨头的天下”。红星新闻记者留意到,从支付宝上线相互保(后改为“相互宝”),到随后京东金融、滴滴等相继推出网络互助计划,国内互联网巨头已悉数杀入这一战场。

网络互助缘何火爆? 费用更低消费者基数更庞大

对于覆盖的是对大病医疗的风险保障,事实上网络互助计划从诞生之日起就与保险业内的健康险产品产生了相互竞争。“但健康险的渗透力度现在不及网络互助”,国内某大型寿险企业四川分公司健康险业务负责人坦言,他向红星新闻记者展示了一组数据:根据中保协的报告显示,我国健康险市场渗透率仅为9.1%。“这是我们苦心经营多年的结果,但相频频遭攻击的Binance,安全受质疑的比特币互宝只做了半年,现在已经把目标定在了两年内覆盖3亿人,影响力差距巨大。”

图据视觉中国

论其原因,该负责人表示,普通大众对大病保障有着知晓和平价的巨大渴求,“网络相互计划费用低、条款简单明了易于理解,满足了大家对大病保障的基本需求”,他表示一份新一线城市签约率已全面超越一线城市 就业保障更完善成年人的重疾险,动辄一年几千元,年龄较大的甚至好几万,这对于国内的众多家庭来说,费用偏高。而各种网络互助平台却能做到几块钱,甚至几毛钱就能救助一个人,这样的费用差异给大家带来了巨大的认知冲击。

红星新闻记者从蚂蚁金服公布的数据里也证实了这样的观点。从蚂蚁金服公布的“相互宝”的成员构成看,现已加入相互宝计划的5000万成员中,有31%来自农村和县城,47%为外出务工人员。而在已经获得救助金的24位成员中,有一半来自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大部分是儿童和外出务工人员。

网络互助能代替保险吗?保险+网络互助更优

虽然相互宝和保险设计理念基本相通,都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精神,但保险业内、甚至网络互助行业从业者均表示,网络互助仍然无法取代传统保险。

某国有上市寿险公司四川分公司负责人表示,首先网络互助的经营主体不是保险公司,其产品属性也不属于保险产品,两类产品监管要求差异巨大,网络互助计划参与者面临着计划随时变更或终止的风险。

理赔具有不确定性,不承诺刚性赔付。四川保险业监管机构有关人士透露,国内绝大多数的网络互助计划都没有基于保险精算进行风险定价和费率厘定,也没有提取责任准备金,在偿付能力和财务稳定性上没有充分保证,一旦发生风险事件,可能无法保证赔付。

保障额度不足,期限不够长。以“相互宝”参保规则为例,30天-39岁的用户,保障额度为30万;而40岁到59岁的用户保障额度仅为10万。某股份制健康险公司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酷家乐受邀参加CVM国际会议 展示中国科技界双创人才实力者,在现实中大多数的大病患者所需要的治疗成本远不止于这一数字。她透露,以该公司重疾产品理赔数据显示,国内癌症治疗+后期愈后的平均费用为50万元至60万元,中保协数据也显示全国因病返贫占贫困人口42%以上。因此,当面临治疗费用过于高昂的重大疾病时,网络互助能提供的保障金额不足。同时,绝大多数网络相互计划有着“60岁后自动退出”的规定,而根据《中七大上市险企的“年度大戏”:6家盈利 日赚4.43亿国人身保险业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2006-2010)》数据显示,重大疾病的发病率随年龄递增而不断升高,60岁及以上恰恰是重疾赔付的又一个高发年龄段。

“比较科学的选择应该是保险+网络互助”,某中小型寿险公司负责人表示,网络互助在很多方面存在不确定性,无法成为保险产品的替代物,而两者互为补充不失为更合适的选择。

红星新闻记者 田园

编辑 杨渝彤

华人运通李谦谈车路协同:用系统性思维解决自动驾驶成本问题Uber成功于美国上市,CEO发全员信:未来将承担更重的责任华为霸榜 综合4G、WiFi和GPS全面比试 多款机型实力

相关推荐